前维拉首席实施官夏建统被香江市三中级人民法院悬赏:提供线索奖30万!

图片 1

图片 1

原标题:“资本玩家”夏建统

10月18日讯今天,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中发布了一则悬赏公告,在公告中北京三中院表示因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未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切实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对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实施悬赏执行。

曾经的少年天才、哈佛博士、“资本玩家”夏建统,如今却被重金悬赏。

公告如下:

在他最辉煌的时期,除了坐拥三家上市公司之外,夏建统还斥巨资进行海外收购,一举买下英超球队阿斯顿维拉。

北京市三中院向社会发出悬赏公告:申请执行人众融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夏建统合同纠纷一案,本案执行过程中,因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未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切实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对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实施悬赏执行。任何公民在案件未结案之前,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供被执行人夏建统准确行踪线索并由该院成功拘留,悬赏人民币30万元。本院郑重承诺对举报人及相关情况予以保密!

如今夏建统的光环正逐渐褪去,而其一手创建起来的“睿康系”也危机重重。

2016年6月,夏建统以7600万镑从前俱乐部主席兰迪-勒纳手中买下维拉,当时双方约定如果维拉三年内能重返英超,夏建统还需向兰迪-勒纳支付3000万镑的补偿,若阿斯顿维拉在升级后的三年时间内能够留在英超的话,兰迪-勒纳还能得到1000万英镑。

悬赏

夏建统控股维拉的这几年间亏损了5000万镑,在去年7月份,埃及富豪萨维里斯和NBA雄鹿队老板维斯-埃登斯控制的公司,使用3000万英镑从夏建统手里购买了阿斯顿维拉55%的股权,而今夏维拉升超成功,夏建统无力支付曾经约定的3000万镑,萨维里斯和雄鹿队老板维斯-埃登斯代其支付,代价是拿走了他手中的剩余股份。

北京市三中院发出的“悬赏”公告称,申请执行人众融财富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融财富”)与被执行人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康投资”)、夏建统合同纠纷一案,本案执行过程中,因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夏建统未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切实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对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夏建统实施悬赏执行。任何公民在案件未结案前,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供被执行人夏建统准确行踪线索并由该院成功拘留,奖励人民币30万元。

此前根据*ST莲花在7月11日的披露,因杭州联合农村商业银行诉睿康投资纠纷一案,睿康投资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轮候冻结。在此之前,睿康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已经被四家法院冻结。

对此,夏建统在推特上回应称,所谓的悬赏是竞争对手故意捏造陷害的,他将采取法律行动。

夏建统10月18日发布微博称:“被朋友们的问候轰炸了一天,感觉这世间有的人事物真的有些荒谬。所谓一亿多的投资(其中有一半是我们出资,另一半是这个P2P公司估计打着我的名义去募资的吧),投了一个不能提供我们正常经营业绩报表的公司逼我回购。”

“本来是抱着世道艰难创业不易尽量体谅的心态想好好解决,不料大半年时间P2P公司负责人被抓失联,负责员工离职,一个员工都没有了,根本无法沟通。紧接着什么失联悬赏的连环套折腾……”

对于夏建统声称“被陷害”了,北京市三中院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法院是按照生效的判决文书执行的,他被判决偿还申请执行人的钱。

法院还告诉记者:“我们目前没有接到相关线索,案件还在执行当中。我们无法掌握夏建统的行踪,才发布的悬赏公告。”

诉讼

据法院介绍,此次悬赏源于众融财富与睿康投资的股权投资纠纷案。根据双方协议,众融财富履行出资义务,在收购条件达成后,睿康投资应进行股份回购。然而到期后,睿康投资未进行回购。在回购无望的情况下,众融财富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8年2月,法院判决睿康投资、夏建统向众融财富支付收购价款(含投资款本金1亿余元)及违约金等。二被告未主动履行,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执行标的为1.4亿余元。

在过程中,法院扣划夏建统公积金14万余元,经查其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已裁定冻结夏建统及公司银行存款等。在发现夏建统“失联”后,法院曾对其采取限制出境等措施,但至今仍未找到其本人,遂贴出悬赏通告。

不过,夏建统通过推特、微博表明自己并未“失联”。

记者发现,众融财富官网已无法打开,该机构于2019年7月15日被北京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众融财富是一家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成立于2015年,法人代表为冯平。

10月23日,众融财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是正规基金公司,但目前没有新的产品备案了,两名高管已离职。

“基金到期无法兑付后,我们协商不成只能起诉。基金涉及那么多的投资人,经过半数以上投资人的同意,我们通过基金账户划给法院30万元,悬赏夏建统。”

冒险

法院信息显示,夏建统1974年出生于浙江衢州。是天夏(中国)集团创始人之一,现任天夏(中国)集团总裁,是信息工程领域创新创业的领军人物之一。

在坊间流传的一份简历中,夏建统被描述为5岁上小学,14岁上大学,19岁赴美国哈佛大学留学,25岁取得博士学位,著有《做一回哈佛情人》《给后现代把脉》等作品。

在资本市场层面,夏建统更为人熟知的身份则是“资本玩家”。

2014年10月,通过与天安科技、颢曦投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与一致行动人协议,睿康投资取得莲花味精11.9%的股份,超过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成为新控股股东。睿康系掌舵人夏建统因此受到资本市场关注。

在“入主”莲花味精后,夏建统于2015年借壳索芙特,这是他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彼时,索芙特以41.4亿元估值收购夏建统实际控制的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夏科技”)100%股权,而后者净资产仅为2.6亿元,资产增值率高达1467.03%。

2016年5月,索芙特以主营业务发生重大变化为由,将公司名称变更为天夏智慧(000662.SZ)——夏建统和他的天夏科技以获得41亿元的方式,完成了一次事实上的借壳上市。

2016年10月,夏建统又通过大宗交易与股权转让方式控股远程电缆。在短短3年内,他将3家上市公司收入囊中。

好景不长。2019年4月,连亏两年的莲花健康正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ST)。如今,随着债权人向法院申请重整获得受理,莲花健康已进入重整程序,夏建统为莲花健康构建的智慧农业与健康食品蓝图将搁浅。

*ST莲花在7月11日披露,因杭州联合农村商业银行诉睿康投资纠纷一案,睿康投资持有的*ST莲花全部股份被轮候冻结。在此之前,睿康投资持有的*ST莲花股份已经被4家法院冻结(轮候冻结)。

2018年3月31日,夏建统将睿康控股持有的睿康体育100%股权作价14.46亿元转出。

相比于通过大宗交易和股权受让共耗资达17亿元取得远程电缆的控股权时,此次转让价14.46亿元,夏建统在远程电缆的买卖上亏损近3亿元。

夏建统亏损转让股权的背后“真相”逐步浮现。

因违规担保问题,远程电缆股票被实施风险警示(*ST)。而违规担保正是发生在夏建统控股期间。

2019年4月30日,远程股份公告称,经核实,公司存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对外担保情况,担保对象主要为公司原控股股东睿康体育、公司时任董事长夏建军,公司发现存在的违规担保金额合计2.2亿元,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为睿康体育提供违规担保引起的上市公司资金占用合计1.4亿元。记者了解到,夏建军是夏建统的哥哥。

败局

夏建统是如何走向败局的?

众融财富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夏建统持有了三家上市公司,可能是现在股市行情不好,融资环境不好,也可能是经营不善,导致他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首先是密集收购带来的巨额资金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这些资金基本来源于资产出售和高比例质押股权。如莲花味精及远程电缆股权早已悉数质押,同时远程电缆与天夏智慧还分别涉嫌2.2亿元及6亿元违规担保危机。

近日,广西证监局公布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表明,
天夏智慧存在未及时披露为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事项。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天夏智慧5次为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相关担保合同均由时任董事长夏建统签署,并盖有天夏智慧公章,累计金额达6.58亿元,占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上述为关联方对外融资提供担保事项,天夏智慧未履行股东大会、董事会审议程序,也未及时进行披露。

记者注意到,天夏智慧未及时披露与关联方的共同借款。2018年1月12日,天夏智慧与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杭州睿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睿康文远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现更名为“远程电缆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与湖州四信投资合伙企业签订借款合同,向其借款3000万元。2018年1月12日,锦州恒越收到借款3000万元。锦州恒越持有天夏智慧16.41%股份。

其次是花式资本运作下的经营不善。

如莲花味精自睿康投资入驻时已连年亏损,并处于依靠地方政府资助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持续保壳的境地。此后两年,夏建统不断通过出售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尝试定增以解决公司债务问题,然定增方案一改再改,却在临门一脚之时,因保荐机构涉嫌证券违法违规而被迫中止。

远程电缆则一直被夏建统寄予厚望,在收购影视传媒业相关资产进行跨界转型的过程中,由于官方限制开展如房地产、酒店、影城、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境外投资而作罢。

在国外,他的生意也不顺利。

2016年6月,夏建统以7600万英镑买下阿斯顿维拉俱乐部(以下简称“维拉”),当时双方约定如果维拉3年内能重返英超,夏建统还需向兰迪·勒纳支付3000万英镑的补偿,若维拉在升级后的3年时间内能够留在英超的话,兰迪·勒纳还能得到1000万英镑。

夏建统控股维拉的这几年间亏损了5000万英镑(约4亿元人民币)。

今年夏天,维拉升超成功,夏建统无力支付曾经约定的3000万英镑,手中的维拉股份也被债权人收走。

10月19日,夏建统发布推特称:“真的是一个令人讽刺的经历,在我离开中国期间,被对手摆了一道。我并没有藏起来。”

“所谓的悬赏当中的声明内容是一个当地的竞争对手捏造的,企图陷害于我,接下来我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

“滑稽的是,有人希望维拉进入破产管理程序,这意味着维拉将会被扣12分,前景灰暗,而这些人还想要求额外的赔偿。”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为我心爱的维拉所付出的一切,包括在最佳的时机退出。”

“当我从哈佛大学毕业后,我信奉着‘真相’这个单词并一直遵循至今。”

对于他声称“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北京三中院向记者回应:“他可以采取,谁都有争取法律保护的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